幼儿园

孩子在幼儿园被欺负怎么办?叫家长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孩子在幼儿园被欺负怎么办?叫家长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当小雅的幼儿园大班的园长在家长会谈中拿出小雅最近的画时,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一叠的白纸上,每一张都只有几条黑线,眼泪几乎要滴了下来。我家的老大小雅,从两岁左右就是个爱画、爱涂的小孩。她的画向来充满色彩,充满主题,总是生意盎然。这些白纸上的黑线是怎么一回事?

小雅这两个月来的表现严重失常,园长接着解释她不画画,不做美劳,因为她做的每件事,她最好的朋友安安都说她做得不好,而小雅也就相信安安所说的,说她画得很丑、美劳做得难看,希伯来文字写不好。安安完全掌握了小雅,小雅每天到了幼稚园就等着安安告诉她要做什么。而安安叫她用黑色笔画线条,她就用黑色笔画线条、叫她今天不可以跟某个小孩说话,她就不跟那个小孩说话。更麻烦的是,安安不来幼稚园的日子,小雅更是无所适从,坐着什么都不做,因为没有人告诉她要做什么。

这是被欺负了吗?听完幼儿园园长的话,我的脑子里浮起了这四个字,也浮起了安安精灵可爱的样子。从幼幼班开始,小雅跟安安就在同一班,也一直是最要好的朋友。她擅长人际关系中的合纵连横,手法十分成熟,本来我还想着,不擅长社交的小雅有个社交十分厉害的朋友,这不是互补?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女孩,但听了园长的说明,了解她并不是帮助小雅学习与其他人的互动,反而是把她的人际操纵能力实践在小雅身上,把小雅拿来当做布偶玩耍,我突然觉得很愤怒。

所以你会建议怎么做?我们需要帮小雅转班、转校,或是去跟安安的父母谈吗?我的脑子里开始快速翻转着可能的处理办法,虽然情绪上,我最想做的事情是让安安从小雅的世界里消失掉。

转班?转校?妳觉得这样对小雅有帮助吗?她不会碰到另一个安安?园长很冷静的回答:你要跟安安的父母谈什么?指责他们不会教小孩?要她父母保证安安不会再这样对待小雅或其他小孩吗?

我听了之后点点头又摇摇头,安安毕竟只是个六岁的孩子,父母能保证什么?转校这种事很难说做就做,而转班后,两个还是会在下课时、放学后碰到,除非跟两个小孩摆明了要求不可以在一起。千万思绪在我的脑子里翻腾着,但我想不出一个可以正向面对的方式。

转班、转校都是最后逼不得己的作法。小雅跟安安的状况没有那么严重,园长继续说这个部份我们可以用我们的专业帮忙,但我们也十分需要你们的配合。家有这样的小学生怎么办?脑光疼!

这样不错,我想着。前阵子才跟一个中国朋友谈到他小学三年级的小孩在学校被另一个小孩欺负。老师的做法竟然是要双方父母碰面,由加害者的父母跟受害者的父母道歉,赔偿。

就这样?我问老师然后呢?他说这样事情就结束了,接着就要求对方小孩不要再犯,说他们会辅导。可是我小孩却仍是每天要提心吊胆的担心会莫名其妙被揍!朋友激动的说。我的运气似乎好一点!

首先,我希望你们了解,我们教育工作对于被欺负的看法是:加害跟受害的两方,都是弱者,都是需要被帮助的人。听到园长这样的解释,我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加害者也是弱者?安安她在学习上很弱,而小雅不管是在画画或语言、数学上都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小孩。安安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在学习上样样不如小雅。所以她一天到晚纠缠小雅,设法拉低小雅的学习与自尊。不过,安安纠缠了所有学习能力比她好的小孩,为什么只有小雅中箭落地,受害最深?答案是:小雅是最弱的那一个!园长的话非常的刺耳!我们跟安安的父母处理安安的弱点;跟你们处理小雅的弱点。只有两个人都强起来,互动关系才有改变的可能性!在具体的作法上,园长继续说:

第一,降低安安对于小雅的负面影响力。

我们会有限度的分离安安与小雅。目前在幼儿园,我们会尽量不让她们在一起。我也建议上小学后他们在低年级时不要同班,这样就算他们在课后安排活动在一起,一天也就是只有半天的时间会在一起。

第二,扩大小雅交友圈。

我们也会另外帮她物色我们觉得适合她的朋友。园长解释道,但你们要了解,安安与小雅选择彼此做好朋友,一定有彼此需要的地方。就算她们的关系非常的不平等,她们仍是彼此非常重要的朋友。要由她们来决定要将对方放在心理的那个深度,而不是我们大人。大人可以做的是提供更多的选择,一些不会伤到彼此心灵的隔离、设法调整她们之前的不平等关系。这点我希望你们在家里也跟我们一起做。

第三,不要跟小雅指责安安;相对的,也不要指责小雅。

我们在面对小孩被欺负时,常会因为焦虑而指责加害者,甚至是受害者。但这些作法除了渲泄大人的情绪之外,并没有实质帮助。我希望你们继续以她们是好朋友的态度面对安安与小雅,并且找机会教导她们好朋友的相处之道。像是小雅真的很坚持时,还是要同意她邀请安安到你们家来玩,但不要放着她们独处,也试着在安安对小雅有太强势的态度时,提醒安安用别的方式来处理。

我了解园长的用心,安安不就是个六岁的孩子?她一样需要帮助。而我们是大人,要有大人的样子,要能够成熟的面对。不过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得到。也许在我对安安的情绪没有消失之前,我也该离她远一点!

第四,加强小雅的强项,也就是她的学科能力。

我们以前会看着小孩的弱项,要小孩去补强那个弱项。例如说,小孩数学很差,我们就要小孩去补习数学,要小孩从痛苦学习中克服厌恶,取得成效。但目前的教育策略上建议倒过来做:为了要让小孩的弱项变强,要做的事情是特别加强小孩的强项,让强项变得更强。孩子每次都要求读同一本绘本,这样正常吗?

换句话说,如果小孩英文很好,那就让他去补英文,让他从正向的学习互动中获得自信。很多小孩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现自己真的是个有学习能力的人,会开始有不同的想法。以前会觉得自己的弱项就是弱,就是差。有了学习自信之后,会开始思考自己如此的弱也许是因为其他因素,像是老师教不好、学习的方式不对。你家小雅就是学习能力强,你们就是要更加强这点,让她知道自己是个聪明有能力的小孩,而不是像安安说的,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差。我跟雅爸点了点头。

第五,这点已经是老生常谈,但其实是小孩面对霸凌时最重要的事情。支持小孩,陪着小孩。

说得白话一点,就是让小孩知道你们无论如何都爱他,知道无论他做了什么蠢事都可以来跟你们说。我知道小雅是家里三个小孩中最大的一个,家里有个刚出生的宝宝。但你们不要忘了她才幼儿园大班,她需要父母的注意力跟陪伴,需要感受到爱。如果她在家里得不到,她就会转向任何一个可以给她注意力跟陪伴的同侪,就算那个同侪把她当做布偶玩耍!你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有空多听她讲话,多抱抱她、亲亲她,她帮忙你们时要谢谢她,告诉她真的对你们帮助很多…让她知道自己的意见与行动有被看到,而且是有价值的。

谢过园长之后,我突然想起了中国朋友的小孩,如果小孩是因为身体弱小而被欺负,你们会怎么处理?

那除了刚刚提到的要点之外,我们会建议小孩去上防身术,看着我吃惊表情,园长笑了,以色列因为女生也需要当兵,而且常有危险状况,所以发展了一整套以小搏大,以弱搏强的防身术。后来演化出另一套适合小孩学习的防身术。小孩从小学一年级就有防身术社团可以上课。小孩不用高大,不用强壮,只要一些技巧跟反覆练习,就可以让自己避开很多校园霸凌!反正,就是要让小孩强起来,自信起来!

从幼儿园大班到小学三年级,小雅与安安的关系时进时退,但渐渐的,两个人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各自有让自己心满意足,引以为傲的才能。她们至今仍然是最要好的朋友,课后相约一起游泳,周末偶尔会到对方家里睡觉,一样如胶似漆,只是关系平衡很多,充满正向的能量。回顾这段往事,我庆幸当初没有用转校的方式处理,也很庆幸跟着教育单位一起积极面对,帮自己的小孩捡回一个好朋友。

霸凌关系中的双方都是弱者!看着坐在客厅一起看书的安安与小雅,两颗小小的头凑在一起,不时传来窃笑与聊天的声音。我觉得自己对于这句话,开始有些领悟!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扫码下方熊掌号关注分享!粉一个不迷路哦!再次感谢您的观看与支持!